第三世界的冷战宣传

第三世界的冷战宣传

冷战期间,另一场争夺人民心灵和思想的大战发生在第三世界,那里的国家正在摆脱欧洲殖民列强几个世纪的压迫。苏联已经认识到,由于亚洲和非洲的反殖民运动的性质主要是反西方的,促进共产主义的政治形势已经成熟。另一方面,西方对继续控制原材料和为西方产品开发潜在市场很感兴趣。鉴于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口的识字率很低,无线电被视为一种重要的媒介。此外,亚洲和非洲新独立国家的新兴媒体几乎都是由国家控制的,因此与外国媒体竞争的能力较弱,其可信度和技术优势较高。考虑到其地缘战略[…],中东是西方广播公司的特别目标。

继续阅读

BBC对英国政府的依赖

与美国的政府宣传不同,BBC的对外服务(External Services)以提供成熟、平衡的观点而自豪,以辩论取胜,而不是按照英国式低调的最佳传统,将观点打得落花落地。这种宣称的“平衡”政策使BBC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广播机构都更有国际信誉。BBC对英国政府的依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的预算是由财政部通过外交和殖民地事务部(现在称为外交和联邦事务部)的补助金控制的,财政部还可以决定节目使用哪种语言,以及对每个观众播放多长时间。例如,在1948年至1949年的柏林封锁期间,BBC对外服务的几乎全部输出都是面向东方集团国家的。此外,政府对BBC施加了间接影响,因为中继站和海外发射台是通过谈判或拥有的[…]

继续阅读

秘密通讯-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

冷战期间,在明确宣传主义的广播电台中,自由欧洲电台(RFE)和自由电台(RL)在西德运作。美国之音是美国新闻署的合法广播机构,而总部设在慕尼黑的自由广播电台和自由广播电台则是在欧洲进行反共产主义宣传战的秘密组织。他们是现在所谓的“心理战”的一部分,在这场战争中,“追求真相的运动”变成了“追求自由的十字军东征”。自由欧洲公司成立于1949年,是一家非营利性的私营公司,向铁幕后的东欧国家播放新闻和时事节目。解放电台(自由电台于1963年被采用)在两年后按照同样的原则成立,向苏联广播(米克尔森,1983年)。两者都是由美国政府秘密资助的,主要是通过中央情报局,直到1971年,当时[…]

继续阅读

冷战——从共产主义的宣传到资本主义的说服

二战的胜利盟友——苏联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很快就因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战后秩序出现分歧而分道扬镳。这场冲突本质上是关于组织社会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受马克思列宁主义启发的苏联观点,另一种是由美国倡导的资本主义个人主义。在打败纳粹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同时,美国宣布了民主的胜利和联合国系统的建立。尽管1947年联合国大会第110 (II)号决议谴责“旨在或可能煽动或鼓励任何威胁和平、破坏和平或侵略行为的一切形式的宣传”,但随着冷战战线的划分,两个阵营都沉迷于定期的宣传(引自Taylor, 1997)。苏联在[…]的广播宣传

继续阅读

广播之战-大众传媒传播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国际传播的战略意义也随之增加。自从无线电出现以来,利用无线电进行宣传是无线电发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具有影响价值、信仰和态度的力量(泰勒,1995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无线电的力量很快被认识到在管理国内舆论和对外宣传方面至关重要,无论是针对盟友还是敌人。正如一位著名的宣传学者所指出的:“在战争期间,人们逐渐认识到,动员人员和手段是不够的;必须动员舆论。对舆论的权力,就像对生命和财产的权力,都落入了官员的手中”(拉斯韦尔,1927:14)。俄国共产党是最早意识到广播的意识形态和战略重要性的政治团体之一,也是第一个公开的[…]

继续阅读

无线电与国际通信

与其他新技术一样,在1902年人类声音的第一次无线电传输之后,西方国家最先掌握了无线电通信的战略意义。与有线电视不同,无线电设备相对便宜,可以大规模销售。美国企业也越来越意识到,如果无线电得到适当的发展和控制,可能会被用来削弱英国主导的国际电缆连接的巨大优势(路德,1988)。他们意识到,虽然海底电缆及其登陆终端可能很脆弱,而且它们的位置需要国家之间进行双边谈判,但无线电波可以传播到任何地方,不受政治或地理的限制。1906年在柏林举行的国际无线电电报会议上,28个国家就无线电设备标准和程序进行了辩论,以尽量减少干扰。同时也是无线电的主要使用者(英国、德国、法国、美国和俄罗斯)的海军强国,强加了无线电制度[…]

继续阅读

大众媒体的出现

印刷厂的扩大和新闻机构的国际化是全球报业发展的促进因素。印度时报创刊于1838年,而东南亚首屈一指的报纸《海峡时报》创刊于1858年,最初是新加坡的日报。印刷技术的进步意味着非欧洲语言的报纸也可以印刷和发行。到1870年,印着印度语言的报纸超过140份;在开罗,《金字塔报》创刊于1875年,它定义了阿拉伯新闻界一个多世纪。1890年,日本最受尊敬的报纸《朝日新闻》创刊。在19世纪90年代的欧洲,大众报纸的增长是前所未有的——法国的《小巴黎人》1890年的发行量为100万份,而在英国,1896年创刊的重新定义了新闻业边界的《每日邮报》正在蓬勃发展[…]

继续阅读